会梦游的危险室友 (短片鬼故事)

会梦游的危险室友 (短片鬼故事)

那是一个段考刚结束的检讨试题周,每节课都在检讨段考的考卷,同学们心情真的不是很好,因为几家欢乐、几家愁。我们终于检讨完考卷了,还有一节课我们班鼓噪着,希望老师让我们出去打球,不过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达成的愿望。于是老师看我们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似乎也没有打算要马上教新的进度于是她说:“好啦!那不然我来说故事给你们听!“

老师:“这是我同学以前发生过的事,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很可怕,以后你们在外读书找室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这个事情是她们决定分租之后, 到大四我跟其中一位同学询问原因才知道的“(故事就以老师的同学为第一人称,故事中会有其他室友,文中会以代号称之)。

大学已经过完一年了,跟班上的同学也比较熟悉,我们几个比较要好的女生们讨论要不要一起合租房子在校外住宿,毕竟在住在学校有很多限制,尤其是女宿的门禁管很严格,因此我和另外四位同学A、B、C、D总共五个人正在策划这件事。依照我们的习惯,还是会先约在简餐店边用餐边讨论,毕竟大家大一的时候虽然同宿舍但都没有住在同一间房间过,某些生活习惯还是要先沟通一下,以免日后生活多摩擦,我们当时候在讨论时就有听D同学自己说过,她室友说她会有梦游的情况。

而当时大家还嘻嘻哈哈的跟她开玩笑说:(因为发言者已经忘记是谁了,就没有打出来)

“真的假的啊!我都没有看过别人梦游耶,好好笑喔“

“对啊!我也没看过,那我一定要比你晚睡,然后你梦游的时候要录下来,等你醒后

给你看,一定很白痴“

D:“不好吧!我自己都没印象我有梦游,然后我做了什么事情!“

我:“那你室友說你之前梦游都做什么吗?“

D:“就可能会爬下床(上下铺)出去上厕所,还有翻她们衣柜之类的啊!“

“好好笑喔!那会说梦话吗?“

D:“会啊,但是她们说听不清楚在讲什么“

A:“好啦,如果没有造成什么生活大碍,应该不成问题。“

在我们彼此都讨论完生活习惯之后,我们就把意见汇集整理以后,做为开始找房子的条件基本上我们的要求房子要有:厨房(因为C 和D 喜欢厨艺)、阳台(可以洗衣晒衣)、够大的房间可以睡五个人、两间厕所(一间是浴室)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五个人都同意的房间,那栋房子只有两层楼,如我们所愿,*大的房间可以让我们打地铺五个人一起睡!

而一楼则是有厨房、阳台、一间厕所、客厅,二楼除了睡觉的那间房间以外,还有两间书房,大间的三个人一起,小一点的两个人一起老师“假想“房子的各个位置如下图:(老师当时在黑板根本随便画啊!已经美化过了,觉得老师讲这么仔细是为了拖时间)

一楼:

http://ppt.cc/x6SM

二楼:
http://ppt.cc/Lyeg (图如果有切到或不完整我再重传)

其实要找到五个人都同意的房子真的很难,这间房间也是跟房东要求改东改西才完成签约,女生的问题真的很多!首先书房会这样分是有原因的,我和A同学都是属于认真用功型,读书的时候不希望被打扰,而A同学成绩又比我更好,相较之下B、C、D 三位同学就比较没有这么认真,读书常常分心,因此她们三个人一间,反正功课常常都是抄我和A的说一下彼此的个性和特质:

A:非常认真、功课*好(常熬夜)、心思细腻、较严肃、冷静分析。

B:因为不擅长厨艺的她加上不认真读书,跑腿(买消夜或晚餐)的工作都是由她代劳,生活就是一个傻大姐。

C:爱干净、厨艺次于D同学,个性开朗是我们的开心果。

D:厨艺了得、精打细算(常常阻止我们乱买东西)。

我:我的功用也是贡献课业上的事情,毕竟我跟A同学会分好作业,这样才能快速完成。

总算赶在大二开学前安置好租房的事情,唯一觉得可惜的就是没有独立电表,所以要开冷气一定要五个人都同意常常热到不行的时候,五个人会一起在大书房读书(说一起读书也是只有A和我比较认真),再不行就是到寝室用小桌子读书(开冷气)。

基本上我们的同居生活很愉快,大家都各司其职,我和A同学可以好好的读书,不用担心晚餐这类的事情,而其他室友也不用担心课业的部分,说到D同学的梦游,期初我们有见过几次,因为她总是*早睡的,但是我们都觉得还好,就是偶尔会起床乱走、说梦话还记得有一次比较夸张,B、C因为再追连续剧很晚还不睡,只有D同学一个人先去睡了,睡到一半D同学突然起来去刷浴室,当时大家看到时觉得很不可思议,她的眼睛是半开的,因此我们认定她在梦游,当时大家还讨论要不要马上叫醒她。

C:“欸欸,要不要现在叫醒她啊!不知道她当场醒来的反应是什么耶!“

大家:“哈哈哈!“

B:“不好吧我听过一个传说,梦游的人不能把他当场叫醒,他的灵魂会飞走喔!“

A:“这种白痴的传说只有你会信耶!“

我:“哈哈,大家不是说要录影吗?赶快去拿相机来拍,快点快点。“

隔天,早餐时间,我们大家把昨天晚上录下来的影像给D同学看,她自己的反应是很惊讶,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日后她的梦游、梦话常被我们做为茶余饭后的笑话,当然我们有时候也会被D同学吓到,她常常梦游不开灯的。我跟A同学都觉得D同学其实很奇怪,可能是睡眠品质不好的关系,半夜常常会醒来到书房或一楼摸东摸西再回去睡觉,但是因为我和A同学常常熬夜,读书的时候会把门关起来,不然那三位有时后再隔壁聊天太吵了,所以有时候就算D同学有梦游我们是不会知道的,除非D同学有不小心撞到墙或是打翻东西,我们才会出来看看有没有怎样。

日子一切都过得很顺利,直到期中考前一个礼拜时,有一天我和A读书读到很晚,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就先放弃去睡觉,留下A独自奋斗隔天早餐的时候,A异常的疲惫,我们也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她一定读书读到很晚。

我:“ A 你昨天读到几点啊?“

A:“蛤就快三点半吧“(一脸疲惫)

我:“那还好啊!怎么看起来这么累啊?“ (对我们来说熬夜是常态,不至于像A这样一脸感觉就是整夜没睡)等大家都陆续下来吃早餐,全员到期时,A同学问我们昨晚有没有睡好?

A:“嗯.你们昨天晚上有睡好吗?“(突然认真的样子)

B:“有啊!昨天是我读书读*累的一次,躺下去就秒睡了!“

我:“你那叫读很晚吗?我读到2点才真的是累到不行,躺下去也就睡了。“

C:“我还好耶,就很平常啊,一觉到天亮。“

D:“我喔也是一觉到天亮啊!“

A:“嗯.“(继续吃早餐)

我:“怎么了吗?干嘛突然问这个?“(看着A若有所思的样子)

A:“没什么,就好奇问一下。“

自从那一天过后,A每天的脸色都很难看,都是一副没睡饱的样子,只要考完试回房间马上睡觉,晚餐过后再起来读书,读到很晚。虽然我有跟A同学讲过,希望她以身体健康为主,不要为了课业日夜颠倒,但是她仍然没有改变,直到期中考结束之后仍然没有改善我们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却始终问不出一个所以然,A同学除了变得很疲惫以外,还有点神经质,因此也影响了课业(成绩一直往下掉)。她在房子做了一些“防护措施“例如:

1.要求房东再二楼的窗户加装铁栏

2.厨房的厨具(刀子之类的)柜子把手晚上睡前要上锁而她给大家的理由是:有老鼠会乱翻这个理由大家一开始听到是很傻眼的,但是爱干净的C同学同意;而D同学对厨艺讲究卫生也同意;B同学没什么意见也没立场反对而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觉得真的很怪,而且如果临时要用很不方便。

因为锁的钥匙由A同学保管但是A同学的坚持下,大家也都顺着她的意,就这样日子好像也没什么影响(除了A同学) 到了期末考结束,放寒假各自回家乡之前那一天A同学邀约我们一起吃午餐,除了D同学以外,她说有些事情想跟我们讨论到在简餐店点完餐后。

A:“各位,我想之后我们无法一起合租了“(表情沉重)

我:“为什么?“我们四个人都很沉默,也一头雾水,过了几分钟后

A:“因为D,所以不只是希望我离开,你们也要离开,不然就是让D 自己回去学校住“

C:“到底怎么了啊?为什么啊?“

B:“D是有惹到你吗?“

我:“期中考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到底怎样啊?你要怎样我们都依你了不是吗?“(我的语气开始转为不耐烦)

A:“唉“(还是打算不说吗?)

C:“好啦!你先冷静,听她怎么说“C对我讲

我:“我不管,A 你*好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否则这次我绝不让步“ (铁了心,不想让她无理取闹) (此时服务生上餐,大家又安静了几分钟)

A:“D 会梦游你们知道吧!“

我:“那又怎样,当初要合租时不是就知道了吗?“(忍耐愤怒中)

A:“你们知道她梦游的频率大概是多少吗?“

B:“还好啊!一个礼拜2~3次吧“(边吃边讲话)

我:“那又怎样,有惹到你吗?之前还看到你一直看D梦游的影片是怎样?你变态吗?“ (因为跟她同书房的我,一直很在意A她的行为)

C:“你先冷静一点,这样我们怎么讨论“(和事佬)!

A:“嗯因为我发现D 几乎每天都会梦游“ (很奇怪她说话平淡,似乎没有被我影响)。

听到这里大家先是有点惊讶,因为我们同处在一个屋檐下大家都没发现D同学梦游的居然频率这么高。

我:“所以呢?你講重点好不好“

A:“还记得期中考前有一天早上,我不是问你们有没有睡好吗?“

大家:“记得“

A:“那天晚上 D 又梦游了“

我:“所以呢?“

A:“当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开始观察D梦游的情况,我先去问过以前跟她同房的室友,她们说D有时候半夜会起床做自己的事情,然后她们隔天问她,D都说不知道、没印象但很诡异的是,D梦游的时候是张开眼睛的,所以她们曾经一度以为她是醒着的。“A看着我们惊讶的表情,大家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我愤怒的情绪开始有点乱了。

我:“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半夜看到D 起床做自己的事情,其实她都在梦游?“

A:“对!大部分是,也有可能1~2次不是,只要她有主动跟我们说话,就是醒着的“。

B:“所以你觉得很恐怖,希望D不跟我们一起住吗?“

A:“这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D 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伤,或是伤害我们, 所以我希望 D 能回到学校住宿。“

我:“你刚刚说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劲)看着A一直不讲话,这种不安的气氛更是弥漫了我们四个人之间。

C:“ A, 不管发生什么事,请告诉我们好吗?我觉得事情如果很严重,我们都必须要知道!“(温柔攻势)

A叹了气接着说

A:“简单的说,D 梦游做的事情,可能跟她晚上做的梦有点关系,举例来说,我们录她 刷浴室的影片,后来我询问她是有梦到什么,她说那天晚上她梦到C 叫她去刷浴室 她很惊讶问我怎么会知道她有做梦,当下我就沉默了,我接着问她那天晚上她梦到什么? “

B:“天啊!好可怕“(睁目结舌的看着A)

C:“所以她梦到了什么?“

A:“她说那天晚上她梦到她跟C 正在准备午餐,可是食材有缺,而B又没有回来因此没人帮忙跑腿,于是她就只好自己出门去买菜,到市场时有一摊卖水果的老板一直跟她推销西瓜要她买西瓜,还说喜欢哪一个,可以试吃(现场杀西瓜),结果D 她随便敲了三个西瓜,觉得声音听起来都不太对,应该是还没有成熟,精打细算的她不想浪费钱就走掉了“!听到这里,大家仍然是一脸狐疑的样子,而原本情绪愤怒的我已经被不安的气氛给侵蚀了。

我:“然后呢?跟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关系吗?“(紧张的问)

A:“那天在你就寝之后,我读书到3点后想上厕所,所以我去了一趟浴室, 出来时看到 D 拿着 菜刀 从寝室走出来。“

我、B、C:“!!!!!!!“顿时,我们全部的人都睁大眼睛讲不出话来了,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下的心情我很生气她这么晚才告诉我们、但听到结果后又很惊讶夹带点害怕。

C:“你是说“

A:“没错!(突然爆冲了)我当下也很害怕,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看走眼了,我先是站在她 身后,确认她手上拿的东西是什么!然后我紧张的冲到房间,当下还不敢打开灯, 怕自己看到无法承受的画面,克服了心理障碍后,开灯确认好在你们都没事接着我把躲在自己的床上害怕的发抖着,突然我担心D 会伤害自己,于是我赶紧冲到楼下去,当时楼下还是全暗的,一开灯我就吓到了! D 是醒着的?

她张开眼睛看着我,然后我讲不出话来,之后才发现,不对她还在梦游,之后我在一楼等她做弄完东西之后,跟着她一起回到寝室休息睡觉整晚! ! (A已经快要崩溃)我都看着她睡不着,之后也是没一夜睡好过“(A哭了)

我:“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不早点说“可能是因为紧张过了头,之后我开始语无伦次的乱骂人,等到大家都冷静下来才有办法思考这件事情,*后当然是全部都分租了,这件事情一时之间也成为班上八卦的主题,但是知道真正原因的人非常少。

老师说:“当下我听到同学讲这段过往是大四的时候,觉得非常恐怖,如果她在梦里觉得 西瓜熟了,那后果可能就不堪设想了! 再来还有一个疑点是,当下三个人的头(我同学、B、C)的头都被敲了怎么都没人醒过来? 唉~总之你们以后在外住宿真的要小心自己的安全,室友好好慎选,有些事情不要以为都没关系。“